首页 > 苏派教育 > 杏坛星光 > 正文

“仙女妈妈”苏小利和她的9个“特殊孩子”

作者:许飞燕 蔡倩蕊 王莉 发布时间:2021-06-01 来源: 江苏教育新闻网

  江苏教育新闻网讯(通讯员 许飞燕 蔡倩蕊 王莉)“美丽的‘仙女’,母亲节快乐!感谢您对我无微不至的关爱和谆谆善诱的鼓励,让我从此不再自卑,不再孤单,能在这个班集体,能遇到您这样的老师,我十分幸运!感恩遇见!”母亲节当天,泗洪姜堰实验学校七年级教师苏小利收到了学生杨小运藏在作业本里的贺卡后,欣慰地笑了。

  今年13岁的杨小运来自泗洪县界集镇,父母离异后,他一直跟着父亲生活。去年7月份,他以优异的成绩被泗洪姜堰实验学校录取。入学后,从农村学校到县城学校读书的各种不适应以及家庭的现状,让他有了自卑和厌学心理,成绩一落千丈。

  目睹这一情况,班主任苏小利十分担心。她利用课余时间与杨小运聊了很久,逐渐知道了他的问题所在。此后的一段时间,苏小利便随时出现在杨小运的身边,体育课上送去一块巧克力、课堂上答题时给他一句赞扬、生活中时常关心他“冷不冷”“饿不饿”,让他无时无刻不感觉到老师的温暖。随后,他调整心态、奋起直追,成绩逐渐回升,也逐渐融入到班集体中。

  在她的班级里,跟杨小运相似的孩子还有8个,刘亮也是其中的一个。刘亮的父母早年离异,他随母亲生活,随后母亲再嫁,爷爷在外打工,他只能跟着奶奶生活。奶奶年纪大,对他管束较少,“放纵”偏多,直接导致他也逐渐地“放飞自我”——课堂上偷看小说,回家迷恋于游戏,对学习的兴趣日渐消失。

  看到刘亮自我放纵,苏小利十分痛心。随后她便经常跟刘亮谈心,进行心理方面的疏导。为防止孩子出现“抵触”的情绪,她每次都是转换视角,以“朋友”的身份切入“聊天”的话题:“今天食堂饭吃的还可以吗?”“宿舍有蚊子了吗?”“蚊帐挂了吗?”继而跟他聊未来,聊理想,并以自己的人生经历为例,回忆自己上学受挫,信心丧失,之后又如何一步一步走出困惑的往事。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刘亮的内心也有了明显触动,无论是课堂,还是课间,学习态度都有了明显的变化。她还利用休息日去到刘亮的家进行家访,跟刘亮的奶奶深入地聊如何让刘亮重新拾回学习的兴趣,如何改变他目前身上的缺点。她还叮嘱奶奶,让她一定要严格控制刘亮使用手机的时间。

  宽容并济,情理并行。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之时,孩子身上的变化也在一点一滴地累积:手机主动地远离了,书本重新拾了起来;小说果断地“放弃”了,课堂投入了进来;“自由散漫”随风而去,“遵纪守法”随之而来。

  改变也就是一瞬间或者一个小细节。苏小利回忆,去年的校秋季运动会,在参加接力赛时,刘亮摔倒在跑道上,受了伤,她猜想孩子可能参加不了最后的决赛了。可在决赛的赛道上,她却看到了刘亮的身影:“能跑吗?”“能!”看着他斩钉截铁的回答,她鼓励他“跑完就好,不要考虑名次,你已经很最棒的了!”最终,刘亮夺得第二名!在随后的班会上,她把刘亮的事迹分享给了班里的同学,他们听后顿时掌声如雷。

  “我知道每个孩子身上都有闪光点。它需要作为老师的我们去发现。后来该学生学习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成绩也在稳步上升,找准一个契机,或许孩子给你的就是惊喜。”苏小利告诉记者。

  该校政教处主任吴浩介绍,“担当合适监护人”活动,是从初中部开始试行的,正慢慢向全校扩展。初中部目前有学生3400名,其中留守儿童128名、单亲或父母离异学生199名、贫困学生157名、身体残疾或有重大疾病学生19名、孤儿7名,所有特殊学生都有一对一帮扶教师,其中186名学生受到重点帮扶。初中部242名教师,全部参与到帮扶中。这些“合适监护人”全部做到了“五个一”:每周至少一次见面交流,每月至少一次家访探望,每学期至少一次陪餐,每半年至少一次生活关怀送温暖,学生态度根本好转、学业成绩至少进步一级。据了解,目前,学校给像杨小运、刘亮这样的“特殊孩子”分别安排了“合适监护人”,成为了他们的“教师爸爸”和“教师妈妈”,做到“一个都不漏”。

责任编辑:周灵

相关新闻

“仙女妈妈”苏小利和她的9个“特殊孩子”
发布时间:2021-06-01   
来       源:江苏教育新闻网  

  江苏教育新闻网讯(通讯员 许飞燕 蔡倩蕊 王莉)“美丽的‘仙女’,母亲节快乐!感谢您对我无微不至的关爱和谆谆善诱的鼓励,让我从此不再自卑,不再孤单,能在这个班集体,能遇到您这样的老师,我十分幸运!感恩遇见!”母亲节当天,泗洪姜堰实验学校七年级教师苏小利收到了学生杨小运藏在作业本里的贺卡后,欣慰地笑了。

  今年13岁的杨小运来自泗洪县界集镇,父母离异后,他一直跟着父亲生活。去年7月份,他以优异的成绩被泗洪姜堰实验学校录取。入学后,从农村学校到县城学校读书的各种不适应以及家庭的现状,让他有了自卑和厌学心理,成绩一落千丈。

  目睹这一情况,班主任苏小利十分担心。她利用课余时间与杨小运聊了很久,逐渐知道了他的问题所在。此后的一段时间,苏小利便随时出现在杨小运的身边,体育课上送去一块巧克力、课堂上答题时给他一句赞扬、生活中时常关心他“冷不冷”“饿不饿”,让他无时无刻不感觉到老师的温暖。随后,他调整心态、奋起直追,成绩逐渐回升,也逐渐融入到班集体中。

  在她的班级里,跟杨小运相似的孩子还有8个,刘亮也是其中的一个。刘亮的父母早年离异,他随母亲生活,随后母亲再嫁,爷爷在外打工,他只能跟着奶奶生活。奶奶年纪大,对他管束较少,“放纵”偏多,直接导致他也逐渐地“放飞自我”——课堂上偷看小说,回家迷恋于游戏,对学习的兴趣日渐消失。

  看到刘亮自我放纵,苏小利十分痛心。随后她便经常跟刘亮谈心,进行心理方面的疏导。为防止孩子出现“抵触”的情绪,她每次都是转换视角,以“朋友”的身份切入“聊天”的话题:“今天食堂饭吃的还可以吗?”“宿舍有蚊子了吗?”“蚊帐挂了吗?”继而跟他聊未来,聊理想,并以自己的人生经历为例,回忆自己上学受挫,信心丧失,之后又如何一步一步走出困惑的往事。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刘亮的内心也有了明显触动,无论是课堂,还是课间,学习态度都有了明显的变化。她还利用休息日去到刘亮的家进行家访,跟刘亮的奶奶深入地聊如何让刘亮重新拾回学习的兴趣,如何改变他目前身上的缺点。她还叮嘱奶奶,让她一定要严格控制刘亮使用手机的时间。

  宽容并济,情理并行。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之时,孩子身上的变化也在一点一滴地累积:手机主动地远离了,书本重新拾了起来;小说果断地“放弃”了,课堂投入了进来;“自由散漫”随风而去,“遵纪守法”随之而来。

  改变也就是一瞬间或者一个小细节。苏小利回忆,去年的校秋季运动会,在参加接力赛时,刘亮摔倒在跑道上,受了伤,她猜想孩子可能参加不了最后的决赛了。可在决赛的赛道上,她却看到了刘亮的身影:“能跑吗?”“能!”看着他斩钉截铁的回答,她鼓励他“跑完就好,不要考虑名次,你已经很最棒的了!”最终,刘亮夺得第二名!在随后的班会上,她把刘亮的事迹分享给了班里的同学,他们听后顿时掌声如雷。

  “我知道每个孩子身上都有闪光点。它需要作为老师的我们去发现。后来该学生学习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成绩也在稳步上升,找准一个契机,或许孩子给你的就是惊喜。”苏小利告诉记者。

  该校政教处主任吴浩介绍,“担当合适监护人”活动,是从初中部开始试行的,正慢慢向全校扩展。初中部目前有学生3400名,其中留守儿童128名、单亲或父母离异学生199名、贫困学生157名、身体残疾或有重大疾病学生19名、孤儿7名,所有特殊学生都有一对一帮扶教师,其中186名学生受到重点帮扶。初中部242名教师,全部参与到帮扶中。这些“合适监护人”全部做到了“五个一”:每周至少一次见面交流,每月至少一次家访探望,每学期至少一次陪餐,每半年至少一次生活关怀送温暖,学生态度根本好转、学业成绩至少进步一级。据了解,目前,学校给像杨小运、刘亮这样的“特殊孩子”分别安排了“合适监护人”,成为了他们的“教师爸爸”和“教师妈妈”,做到“一个都不漏”。

责任编辑:周灵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33号  邮编:210036  

江苏省网络视听违规节目举报

电话:86275776(报社相关),86275726(通联发行) 传真:025-86275721,86275777;技术支持:86381340。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084号, 苏ICP备09001380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10420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禁止转载